緣著突來情事在六月末尾飛往曼谷,湄南河上的明珠,空氣中滿是熟悉不過的香料分子。拗不過同行閨蜜,嚷著要吃精細泰國菜,遂一道與曼谷好友登上時髦游船,體驗知名食肆 Supanniga Dining Room 打造的河上佳宴。
  
  這艘古味盎讓,但不失現代趣味的 Supanniga Cruise,於 2016 年秋下水啟航,品味令人絕倒,有別於過度觀光化,張燈結彩品味,且面目不清的湄南公主號船隊。巡游不過短短數月,便極受在地時人與國際媒體的歡迎。
  
  湄公河黃昏金光湯漾,從下榻的文華東方酒店招船駛往河畔的 River City 碼頭,殷勤俊俏的侍者們招呼我們登船,奉上充滿覆盆莓、檸檬香氣的泰廷爵香檳,揭開是夜精彩絕倫,演繹泰國從伊善到甲米,豐富精妙的飲膳傳統。
  
  泰廷爵香檳氣泡細密,搭配著香葉 (Chaplu) 包煎鯖魚、檸檬角、生辣椒、生紅蔥、生姜與花生的一口辣前菜 (Mieng Platu Kapi Koh Chang),惹味又開胃。而香檳果香與氣泡,讓舌根象島蝦醬 (Kho Chang) 海香滋味更明顯。
  
  游船緩緩前駛,途經臥佛寺時,夕陽照著湄南河一片燦爛,吸引了半船的食客到船尾拍照。侍者一邊開始收整酒水,一邊催促小廚房準備正式前菜。船行至大皇宮時,端上三色泰北風味前菜。青雅瓷器上,錯落置著橘瓣襯豬肉辣醬 (Mahor)、酸拌雞肉碎洋芋盞 (Kratong Tong)、還有脆鯰魚檳榔花沙拉佐甜酸汁 (Sreng Wa Pu Pladuk Foo),依序食用,味道先濃後淡,但層次卻節節墊高。
  
  前菜最令人驚艷的是豬肉辣醬。入口先是朝天椒辣香與豬肉綿密,底下襯著橘瓣,勾出羅望子甘韻收攏,炸鯰魚肉與檳榔花口感一酥一厚,讓人不自覺細嚼慢嚐。出菜至此,五感盡耽溺於 Supanniga 出眾細膩的廚藝,也深覺泰國北部菜肴精妙博大。我們絮絮吃著談笑,不知不覺竟過 Phra Pinklao 大橋。而侍者端上熱湯與主菜,隨之進入第二折。
  
  炸鯰魚肉與檳榔花,口感一酥一厚令人情不自禁細嚼慢嚐。
  
  奶白色椰汁鱸魚湯 (Tom Kha Pla Krapong Mapraow-On) ,上浮著紅艷辣椒油,酸香撲鼻,對著滑嫩的鱸魚,讓人停不了口。乍看濃郁的椰汁鱸魚湯,實則滋味清越,椰汁與椰奶細滑,載著卡佛萊姆葉與乾辣椒油的香氣,在口鼻里久久不散,異常迷人。
  
  平日食不多的我們,晚餐用至此已有六七分飽意。不想主菜在椰汁鱸魚湯後鋪滿整桌。五道囊括泰國南北佳肴的主菜,分別是暹羅灣一帶流行的桂葉番茄咖哩燒肉 (Moo Cha Muang)、東北伊善的拌脆牛腱 (Yum Nue Lai)與女婿蛋、泰南的紅椰奶咖哩燒明蝦 (Choo Chi Goong) 、以及受潮州菜影響的蒸釀蟹蓋 (Pu Jah)。澎湃的菜肴盛裝在別致懷舊的陶皿中宛如舊時辦桌,而每一道皆是風味醇足,卻不過度調味。
  
  曼谷好友特別喜好番茄酸、檸檬酸層層堆疊,促進食慾的桂葉番茄咖哩難,以及汆燙後用暹羅羅勒油調味的脆牛腱。同行好閨蜜對入味又彈牙的大明蝦贊不絕口,還用紅咖哩食了一大盤茉莉米。我則鍾情豬肉跟蟹肉各半,隱約有些料理酒味的釀蟹蓋,跟軟心女婿蛋。
  
  游船回駛,順流飄蕩,已經飯飽的我,望著以芒果片排成庭園玫瑰樣的芒果糯米生嘆。暹羅果雕與蔬菜雕刻聞名遐邇,連家常的點心都如此賞心,只可惜無法再多食。華燈燦燦,游船駛回碼頭,是夜乘著湄南河水,泰國真味盡在舌尖縈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