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場壯游,真的可以讓人生變得不一樣嗎?作者雪兒用自身的經驗告訴你,走出去,才有機會遇見生命新的可能性。
  
  30 歲那年獨自出發到紐西蘭、澳洲打工度假兼背包旅行 400 天,那是我第一次出遠門,內心膽小的我其實怕得要死,就怕這一走就回不了家門,不過再怎麼膽小,我還是想要為自己嘗試活一回,30 歲前我就像溫室里的花朵,外表光鮮亮麗,內心卻憔悴無神。
  
  事實上,30 歲才開始壯游,內心明白這個決定來的太晚,也實在倉促,不顧眾人反對的我像是遲來的叛逆,為什麼好好的日子不過,反而要去國外過苦日子呢?別說別人懷疑我不行,連我都覺得自己不可以。
  
  既然不可以,為什麼不放棄?就只是為了一口氣,那口不甘愿的怨氣,30 歲前什麼都被安排的好好,衣食無虞的我真不懂民間疾苦,更不懂未來是不是就該如此活著死氣沉沉,我害怕人生再這樣下去會完蛋,所以不可以,還是要繼續。
  
  果然,一出門就跌倒,一周後就想回家,一個月內四處求職碰壁,兩個月後真不懂為什麼堂堂一個白領經理要下田工作,早上四點起床,五點耕作,這并不是我夢想的壯游!
  
  果然,人的適應力也可以像蟑螂一樣堅韌頑固,再怎麼累,過了就可以,再怎麼衰,喝杯咖啡就可以,遇到再怎麼討厭的人,不去想就可以,再怎麼樣,我已經跨出那一步,就好好地走完下一步,雖然不知道能走多遠,走去哪里,30 歲後的我總算能有一天決定自己人生該長什麼模樣。(推薦閱讀:【雪兒流浪手記】勇敢地和爸媽說,我欠自己一次流浪)
  
  雖沒有光鮮亮麗的外表,老穿著夾腳拖四處逛賣場;雖沒有功成名就的掌聲,但卻有樸實無華的眼前;雖沒有結交啥貴婦名媛,卻多了一輩子貼心的友情。
  
  我也看清了自己膽小懦弱,20 幾歲總把自己撐得很要強,想告訴世界自己有多厲害,結果最後傷疤累累,還硬要把面具帶上,內心早已滿目瘡痍,卻還要說自己過得很好,事實上,人生真的不用過的如此逞強。
  
  壯游之後,經歷了 400 天背包旅行的洗禮,歸來的禮物就是一身黝黑的肌膚,與滿滿說不完的旅程故事,那些遇到的人,那些碰到的鳥事,那些壯麗的風景,那些人生低潮的決定,彷佛就像過往 30 年都白活了,歸來後我整整沉醉旅途回憶將近半年,遲遲都無法走出來。
  
  壯游之後,人生真的可以不一樣嗎?
  
  現實面,并沒有什麼不一樣。
  
  還是要工作,在家住還是被父母嫌東嫌西,在外仍然奔波忙碌,還是要聚會,還是要看電影,還是要去一堆自己不想參加的聚會,還是活在框架制度下沒有辦法掙脫。
  
  心理層面,卻起了化學反應。
  
  多不甘心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,什麼都沒變。沒有人聽我說話,為何我就要選擇閉嘴,許多人都往婚姻的火坑里跳,為什麼我就非跳不可,親朋好友都期待你有好歸宿,為什麼我就非要有歸宿,我用文字挑戰了所有人的觀感,也確立自己不再想活回過去。(推薦閱讀:【雪兒流浪手記】沒有誰能限制你,最會綁住你的人只有自己)
  
  壯游之後,人生真的可以不一樣嗎?現實面,并沒有什麼不一樣。
  
  我努力在框架中掙脫,在文字里找認同,在世界找方法,在所有不看好前,選擇忽視那些人的耳語眼光。
  
  另一面,我想活得不一樣。
  
  膽小的我站在演講臺,拼命的寫作,四處背包去旅行,用自己的方法去實踐自己想要的人生,即使在別人眼中我活得像一個怪胎一樣。
  
  壯游之後,人生真的可以不一樣嗎?現實面,并沒有什麼不一樣,另一面,我想活得不一樣。
  
  三年前我把十幾年專案經理的工作辭了,2015 年旅行 163 天,2016 出門 183 天,去年也外出 195 天,曾經我也以為這種日子怎麼可能?不工作,只旅行可以嗎?
  
  或許,我們都小看了自己,只要你想不一樣,或許哪天就真的能不一樣,在這之前你可能必須出遠門一趟,去相信這樣的生活是有可能的。
  
  壯游之後,人生真的可以不一樣嗎?的確,我的人生真的已經不太一樣。